• 第六章 最后一只箭(1/4)

         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

          心魔的脸上,一向没有表情,可是在李布衣手上火光晃动中,此际他脸肌像一块黄布,被人大力绞扭着,从他脸肌里透出来的青筋,则似千百只蚯蚓在蠕动着,连汗也像一片片丑陋的鱼鳞,颧骨上充血的巨痣,更忽忽地跳动着,彷佛要离开他的脸颊,被灼痛似的弹跳出来一样。

          心魔的表情,是恐怖的。

          可是他的剑招,更为恐怖。

          剑法有凌厉的,有诡异的,有迅疾的,有沈雄的,也有刚劲的,威猛的,亦有变化万千的,以柔制刚的,更有剑气逼人,剑意伤人的,甚至还有令人心魄俱灭,魂飞胆裂的。

          但很少有种一剑法是“恐怖”的。

          心魔使的就是令人“恐怖”的剑法。

          但是,这剑法却丝毫伤不到李布衣。

          李布衣仍以火把护胸,左手的青竹杖,以招拆招,把心魔的剑法,化解于无形。

          更奇异的是李布衣胸前的火把,火时而暴涨,时而萎缩,萎缩时成喑绿色,暴长时成金红色,缩时只剩指头大的一点火苗,暴长时像一颗井口大的火球,烈熊熊,异常惊人。

          火一收一涨,就像心跳。

          激烈的心跳。

          火焰一涨一收,愈来愈怏。

          心魔脸上就像一盆捣翻了的饭浆,愈加恐怖,但他又无法从洞中自拔曰

          李布衣的眼神更亮了。

          他突然做了一件事。

          他的右手动了,在火暴长之时,直刺小魔脸上!

          心魔出一声恐怖无比的哀号。

          他虽及时躲了开去,但脸上眉毛、鬓、衣襟、全着了火。

          他继续出尖嗥,但双手捂心,彷佛他的痛苦不是来自灼烧,而是来自心房。

          李布衣在这时候又忽然做了一件事。

          一件看来毫无意义,又令人莫名其妙的事。

          他忽然向着刚收小的光,连是全力,鼓起丹田,吹了一大口气。

          火“霍”地熄灭了,可是心魔全身他忽然萎缩了下去,伸着暴长而僵硬的脖子,张大着溢血龀齿的嘴,全身出一个似被重物压榨着每一寸肌骨的难听声响。

          李布衣吹出那口气之后,他像用尽了全力,一时无法恢复,但他正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这口气一吸,他全身又像一个穿铠甲的军人似的,挺直了起来。

          就在这刹那之间,另一个人也长吸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吸气的是沈里南。

          他吸了这一口

          ↑返回顶部↑

          目录